能不能不过夏天T﹏T

【赤黄】凉太,你好像很可爱04

凉太好可爱!😘

森夏之森:

04
   “凉太,跟我唸,赤、司。”
   “赤、司。”
   “嗯,再唸,征、十、郎”
   “增、丝、郎”
   “………………”
   赤司眉角抽搐了几下。
   “凉太,是征——”
   “增——”
   腿上的小狐狸抓着自己短短的小腿,认真仔细的发出一个绝对错误的音节。
   “征十郎——”
   “增丝郎~”
   “…………”
   “算了……凉太,来练习走路。”
   “呀~”
   拎着小狐狸的腋下站起来,赤司弯下腰让小家伙双脚着地。
   “左脚。”
   迈。
   “右脚。”
   迈。
   “左,右,左,右,左,右,左,右……”
   松手。
   金色的小崽子拖着毛茸茸的尾巴欢快的前行。
   一步,两步,三步……
   嗯,有长进。
   摇摇晃晃走了一段距离后,小狐狸咧开小嘴回头看扶着自己的人——
   唔哇哇哇!!!为什么离了那么远!没人扶着……没人扶着……没人扶着……
   赤司看着走的顺溜的小狐狸突然转身,脸上灿烂的笑容一瞬崩塌,下一秒扑倒在地上。
  “增……”
  “是征。”
  抱起小狐狸,赤司揉了揉对方的大耳朵。
  宠物这种生物的生长速度惊人。
  过了一个周,赤司看着满客厅毫无压力的溜溜跑的小崽子,决定不再带它去学校。
  “凉太,午饭我放在卧室里,在家要乖,好不好?”
  “唔……”
  小狐狸拽着自己的衣角,肯定的点点头。
  这样嘱咐了许多,还是让人不放心,毕竟他一整天都在学校。
  关了厨房和书房的房门,然后将卫生间的门用板凳顶上。
  如果被风吹上门的话,场面不堪设想。
  “凉太,我出门了。”
  拉下电源的总闸,赤司打开大门,不远处的小狐狸立刻扔下泰迪熊跑了过来。
  “乖乖在家。”
赤司合上门,看着那抹金色一点一点消失在视野里。
右手停留在门把上许久,门的另一侧没有哭声。
赤司松开手离开家门,刚走几步又立刻回头望向窗户。
窗沿处,两只金灿灿的大耳朵时隐时现。
  “呀~呀~”
  屋内,小狐狸扒着窗台拼命的跳脚,短短的两只小腿显然是有心无力的达不到想要的高度。
  “看不到……增……”
  小狐狸瘪瘪嘴,默默松开一双小手爬到沙发上蜷了起来。
  窗外不远处的少年站在原地,直到窗户再也没有出现那双大耳朵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让凉太君一个人在家里?”
  “嗯,总要长大。”
  赤司套上校服的外套,对面的人有些微微皱起眉头。
  “凉太君在你出门时是不是哭了?赤司君你放心的下吗?你在学校没有时间我可以照顾它。”
   怎么会放心的下。
  睁眼闭眼全部都是在窗口晃动的那双大耳朵。
  “凉太已经会走路了,话也不再磕磕绊绊,已经没必要每天都监护了,黑子”
  心口不一,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赤司君,我们可是整整一天都在学校!”
  “卧室里我放了牛奶和饼干,凉太饿了会吃的。”
  “可……”
  “黑子,该上课了,快走吧。”
  赤司拉开门走出篮球场。
  他第一次觉得这一天那么长。
  课堂还是认真的听讲,可是走神的次数越来越多,眼神总是不自觉的从黑板瞟向窗外,再也拉不回来。
  “赤司你把他留在了家里?”
  这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遍了。
  “绿间,吃饭时安静是必要的礼貌。”
  赤司拨弄了几下盘子里绿色的西兰花,最终放下筷子。
  “明明担心的不得了,却装作无所谓。”
  绿间喝了口小豆汤,看着对面的人眉头一紧。
  才第一天,以后凉太每天都会一个人留在家里,冷静点,冷静。
  有一句话,叫事与愿违。
  当窗外传来沙拉声,然后越来越刺激耳膜,他几乎条件反射的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赤司君?有事吗?”
站在讲台上的女人猛的吓了一跳。
  蠢。
  无力的合合眼,赤司抬起头,稳了稳声音。
  “老师,高锰酸钾与浓盐酸反应需加热。”
  “嗯?哦,没错,这里落了一个加热符……赤司君,很好。”
  女人看了眼黑板,微笑着表扬。
  下雨了。
  那孩子怕雷声。
  千万不能打雷。这场雨这样平淡的过去就好……
  “赤司君……”
  “抱歉老师,我可以先回家吗,明天我亲自去找您。”
  当下课铃声响起,赤司一把拿起伞冲出教室。
  一路水花泗溅,雨滴打的伞面一串细密的声响。
  “啊……赤司君……”
  门口的屋檐出处传来柔软的声音。
  “抱歉,因为没有带伞,所以到这躲一躲雨……没想到是赤司君家呢~”
  门口的少女双手抱着肩膀,身上的衣服湿了一半。
  再明显不过的谎言。
  雨从下午三点就开始没有停,从学校到这里也不是多短的距离。到底谁会一路跑了这么远才选择到屋檐下避雨,而且正好是同班同学的,他的家。
  “雨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停,赶快回家吧。”
  赤司微笑,递过手里的伞。
  少女表情一瞬有些发愣。
  “嗯,谢谢赤司君………雨真是凉呢~要是有杯热水就好了呢~”
  看着眼前人做作的演技,赤司无声的勾了勾嘴角。
  赖在家门口的狗。
  “不介意进来喝杯水吧。”
  “赤司君好温柔~”
  是温柔,可惜温柔不是给你的。
  锁孔轻声转动,赤司打开门。
  “增~增~”
  刚踏进屋子,金色的小崽子立刻从原地站了起来,张开两只白白的小臂求抱抱。
    肯定在门口等了好久了。
  “啊~赤司君养了宠物吗?好可爱~”
  少女惊喜蹲下身,伸出了想要抚摸的手。
  小狐狸抬头看了一眼,刚才的笑容一瞬淡了下来。
  “凉太……”
  他想先抱抱它。
  “呀啊啊啊啊!!!”
  身旁突然响起刺耳的尖叫。
  一旁的少女猛的直起身捂住了右手,雪白的手背上多了三条血红色的抓痕。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地上的小崽子已经扑向了女孩的小腿,喉咙里是他从没听过的怒吼,来自野兽的本能。
雨还没停,女孩已经尖叫着冲进雨中。
“凉太……”
赤司试着叫了一声。
门边的小狐狸仍不休的低吼着,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变成了哀鸣,一声一声,仿佛遍体鳞伤。
  “凉太……”
  赤司蹲下身,伸出的手停在半空,又收了回来。
  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那双干净的大眼睛里掉了下来,砸在了地板上。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怎么办!
  凉太从来没有像这样哭的如此安静,不闹不吵,让人永远不知道哭泣的原因。
  “凉太,凉太别哭……”
  赤司抱起小狐狸,轻轻擦去对方脸上的泪。
  在这一刻,他竟然不知道怎样安慰。
  小狐狸抬手粗暴的抹自己的眼,咬着下唇不肯出一声。
  “凉太君袭击了那个女生?”
  “是,而且晚饭也没怎么吃。”
  赤司轻声回复,视线瞥向床头。
  床角的小崽子蜷成了一团,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哭,小小的身子一颤一颤,整个晚上,那双大耳朵都没有再立起来。
  “赤司君,这件事都是你的不对。”
  黑子正色道。
  “我?”
  “宠物对主人有绝对的依赖感和忠诚感,所以,它们对主人的占有欲很强。赤司君领着别的陌生女生回家,对凉太君来说,这就相当于自己被抛弃的信号。它还那么小,凉太君不像火神君,已经可以辨认我的周围都是一些怎样关系的人。赤司君,你是凉太君的全部。”
  电话里出现短暂的停顿,随后传来轻轻的声音。
  “赤司君,凉太君只有你一个人。他只有你一个人在爱它。”
  只有我一个。
  扔下手机,赤司走到床头,伸手温柔的抚摸小狐狸僵硬的尾巴。小小的身子猛的抽搐一下,之后露出了一张满脸泪痕与双眼红肿的脸。
  “凉太,那个女生不会再来了。这个家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和凉太。我永远都不会抛弃凉太,所以,凉太也别抛弃我好么?”
  “我……”
  小狐狸小心的坐起来,抬头呆滞的望着他。
  “凉太,我们拉勾不好?”
  他伸出了尾指。
  “好……”
  弱弱的回应伴着软软的笑。
  小小的指头缠上了他的指尖。
  “骗子……吞……吞针……”
  “嗯,吞针。”
  我不能给你多大的承诺,凉太。
  但,我一定会陪在你身侧,不离不弃,直到你厌倦。直到你说停止。
  “肚肚饿……增……”
  “好,去吃饭。”
  “还有,是征……”
  赤司扬起嘴角低头。怀里小狐狸舒服的眯起眼睛,额头落上了温柔的吻。


   我悄悄露个脸|・ω・`)
 

【赤黄】完结章 流年易逝,愿与君偕老

超喜欢这个结局!

森夏之森:

(完结)
  “尼……尼酱……等唔……”
  随着一声闷响,一个金色的团子扑倒在地上。
  “嘤…………”
  “好了好了,哥哥来了哦,征泠不哭哦,摸摸就不痛了~”
  七岁的小少年闻声匆忙折回来,一把抱起摊在地上的小团子。
  “吹吹痛痛就飞走了哦~”
  尚凉轻轻抹掉小家伙脸上的泥,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嫩嫩的,被小石子刮了几道红痕,刺眼的很。
  “征泠,把眼泪收回去。弱者才会需要眼泪。”
  拍干净和服上的泥渍,尚鲤抬头,一双异色的瞳眸凝视那双蔷薇色的眼睛,湿润的眸子浸在透明的泪里,折射了一片蔚蓝的天。
  “唔……不哭……”
  小团子听了抬起短短的小手胡乱抹着眼睛,抹花了自己的脸。
  “尚鲤,对小孩子不要那么凶,还小嘛……”
  尚凉撇撇嘴,他这个弟弟一点都不温柔!
  “就是因为以前尚凉小时候摔倒我一直哄你,你才会现在摔倒了还哭鼻子。我才不要让征泠像你一样。”
  身旁的小少年冷着脸回应。
  “唔哇!你还有没有把我当哥哥啊~”
  “嗯?哥哥这种东西只有征泠才有吧,我哪有。”
  “噗……”
  刚才还抹眼泪的小家伙此时双手捂住嘴,偷笑了。
  “不可以笑哥哥哦!”
  尚凉一脸严肃的批评,弯下腰替小团子重新扎头顶的小辫。金色的软发拖贴的被握在手心,然后捋了捋。
  “嘿……嘿嘿……”
  小团子傻傻的咧开嘴,露出还没长全的小白牙,微挑的眼角流露出细小的温柔。
  “真是……我也想多像娘亲一点啊……”
  “尚凉,你已经有母亲的眼睛了。”
  尚鲤默默别过头。
  比起我这个从母亲那什么都没遗传到的家伙,你已经很幸运了吧!不知道满足的家伙!
  “所以,是在不满足自己父亲的容貌和性格?”
  “也没有啦,只不过娘亲的……父、父亲大人……”
   闻声转头的小少年瞬间白了整张脸。
   “对我很不满?”
   赤司双手交叉放在衣袖里,眉角一挑。
   尚凉咽了口口水,默默躲到尚鲤身后。
    “并没有对父亲您不满。您很优秀,只是母亲比父亲更胜一筹。”
   尚鲤一把拽出身后没出息的哥哥,抬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
   “母亲有那么好么?”
   “当然啦~又漂亮又温柔,我长大了也要娶娘亲~”
   “跟我抢夫人么,尚凉?”
   赤司弯下腰,薄唇勾起笑。
   “呃……”我能收回刚才的豪情发言么……
   “梓弓,引见弛见,后三句是什么?”
   “呃……黑子老师他……”
   “没教过?”
   “教了……”
   低头看着沉默的小家伙,低垂的眉眼里尽是黄濑的神色。
   赤司无声的笑了。
   “不来者不来,来者来其乎奈何,不来者来者其乎。我替尚凉回答。”
   身为哥哥怎么这么颓废。
   赤司微微愣了下,笑意更深。
   “才见乔叶绿,又闻杜鹃鸣。”
   “夏至木鱼美,独钓此山中。”
   “作诗者?”
   “山口素堂。”
   “漂亮。”
   赤司满意的点头,伸手摸摸自己二儿子的脑袋。
   “我……我也要……”
   “又哭?”
   “唔……”
   “好了,也摸摸尚凉。”
   明明是无可奈何的语气,动作里却是对孩子满满的宠溺。
   四季交替的太快。
   耳边再次传来蝉鸣。
   “凉太”
   “嗯?”
   摇曳的烛光落在了金色的长发上,一瞬暗了昏黄的颜色。
   无声的走过去,赤司悄然从后面揽住了镜前人柔软的腰。
   “听你夫君一句话好么?”
   “嗯。”
   黄濑一挑眉,伸手将头上的簪子摘下来,光滑的长发一路拂过身后男人的脸。
   嗅了嗅眼前金色的发尾,满满的茶香。
   “凉太,征泠……他又不是女孩子,整天给他扎辫子,穿女孩子的和服,这样……”
   赤司抿了抿嘴唇,停下了话。
   他夫人又不是个笨女人。剩下的话绝对猜的到。
  “那我问你,”
  黄濑反手摸了摸贴在脖颈上的人的脸,松开衣服的腰带。
  “当时我说只生一个孩子,征你答应了吧?”
  “是……”
  “你后来又想要个女儿,我没答应吗?”
  “答应了……”
  被牵着走了……
  “再后来征泠出生了,结果是个比女儿还漂亮的儿子,你说要女儿,我当然要把他当女儿养。”
  黄濑转过身,一把捧住身后人的脸。
  “你让征泠跟着小黑子学诗我不介意,但你要是让征泠跟着你拿刀,一句话,没、门。”
   “那当女儿养就好。”
   “嗯。”
   黄濑转瞬收起眼里的“杀意”,唇角勾起温柔的笑。
   夫妻相处的越久,就会越相像。
   赤司无奈的弯弯眼角,亲吻近在眼前的两片微张的粉唇。
   黄濑这比他都强的气场,到底从哪来的。跟他学的么?
   “好了,睡觉。”
   黄濑蹭蹭赤司的眼角,起身走向被褥。
   呼一口气,吹灭了烛台上的蜡烛。赤司走过去掀开被子。刚躺下,身侧一个暖暖的身体立刻贴了过来,然后脑袋嵌进了他的颈窝。稍长的额发有些微扎,一点一点蹭过脖颈的皮肤,带来细微的痒。
  赤司抬手按了按怀里不太安分的脑袋,侧过身抱住了身旁人的腰。沉默了几秒后,又不甘心般的低头亲了亲怀里人的额头。
  随着弧度不大的动作,怀里传来轻轻的笑,软软糯糯,搔的心脏发痒。
  松开腰上的手,黄濑翻身压在赤司身上。
  “凉太?”
  赤司勾起嘴角捏起身上人一缕金发,放到鼻尖去嗅。
  “征,我是不是老了?”
  黄濑歪头。
  “咳……”
  赤司一下被噎了回去。比他小六岁的夫人说自己老了……
  “今天跳了下舞,我连腰都下不去了……腰太硬了,果然年纪大了。”
   黄濑轻声叹口气,垂下头贴在身下人的胸口上。
   “凉太腰很软。”
   赤司忍住笑揉了揉金色的头发。
   “你又没看见我跳曲儿。”
   胸口传来闷闷的声音。
   “是没有。”
   如实的回答。
   “但是,”
   听到突然的停顿,黄濑抬起头,贴近赤司的下颚。
   “但是?”
   “凉太在床上的时候,腰特别软。想怎么压都不成问题。”
   “唔!”
   茫茫的夜里,即使视线模糊,眼前瞬间红了的整张脸却看的一清二楚。
   “害羞了?明明昨天晚上主动的不得了。”
   “别……别说啦!”
   身上的人彻底扎毛了。
   “嗯,不说了,直接做吧。”
   赤司扬起嘴唇,揽住黄濑的背直接翻过身来压在身下。
   “这算是老当益壮么,老爷?”
   黄濑挑挑眉,刚准备落在唇上的吻猛的停顿。
   “凉太……”
   “嗯,快点开始吧。”
   黄濑摸摸赤司的脸,勾着对方的脖颈奉上了嘴唇。
   七年的陪伴,不疼也不痒。
   比以前增加的,是平淡与心安。
   赤裸的肌肤随动作贴的更近,汗液里散发出了淡淡的茶香。
   黄濑眯起眼眸看着身上的男人,汗水稍稍打湿了对方蔷薇色的额发。
   明明是七年的岁月,容颜却没有过大的改变。
   游走在身体上的手滑过扬起的脖颈,触摸过平坦的小腹,然后移向下方。
   “娘亲~”
   门防不胜防的被拉开了。院内的月光泄了满地。
   “呀~啦~”
   尚鲤沉默的拎着怀里金色小团子的腰,眼下是淡淡的青。
   “娘亲,征泠不困。可是我困呐…………”
   尚凉懒懒的揉了揉眼,左边的浴衣早滑到了手肘,露出光滑的肩头。
  一看就是刚才经历了惨烈的战争。
  “母亲,征泠太闹了。”
  放下手里的小家伙,尚鲤伸手将旁边人的衣服扯回肩头,向被褥里的两个人投去视线。
   “是吗?”
   黄濑抬起头,一把勾住赤司的脖颈,压下声音。
   “出去。”
   呼出的气摩挲过赤司的耳边,痒的厉害。
   所以,赤司并不是时时喜欢自己的三个孩子。比如,这时候。
   “征泠,到娘亲这里。”
   黄濑扎好腰带从被褥里出来,门口的小团子摇着两只白白的小臂,笑弯了眼,脚下的步子跌跌撞撞。
  黄濑快走几步,一把抱起将要跌倒的小团子,弯腰摸摸两个孩子的脸。
  “困的都站不住了,快回去睡觉吧。”
  “娘亲,亲亲再回去~”
  尚凉撇过脸,点起脚尖。
  “好。”
  满是宠溺的应许,然后低头亲吻小孩子还带着淡淡婴儿肥的脸。
  “尚鲤?”
  黄濑温柔的轻笑,看向站在一旁不语的小少年。
  沉默了几秒,还是过来了。
  “母亲,可以一起睡么?”
  有些小高兴的接受亲吻,尚鲤抬头,语气还是淡淡的,但在黄濑听来却是来自自己孩子满满的期待。
  “可以哦,好久没跟娘亲睡了,是不是?”
  身后坐在被褥上的赤司闻声彻底黑了整张脸。
  所以,孩子这种东西,果然就是生来和他抢女人的。
  夏日的午夜总是比其他季节来的寂静。
  赤司微微叹了口气,转头,隔着有些微暗的夜,隔着三个睡的沉沉的三个小家伙,他只能看到黄濑有些模糊不清的侧脸。
  够不到。
  无力的侧过身子,伸出左手,还是离着远远的距离。
  突然指尖绕上了暖意,慢慢的贴近,然后十指相扣。
  “睡吧。”
  淡淡的声音很轻,却剧烈的震动了他的耳膜。
  曾有人说,人的一生,会遇见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确实。
  他遇到了。
  黄濑凉太惊艳了他的时光。
  赤司凉太温柔了他的岁月。
  而现在,岁月静好。
  流年太易逝。但凉太,幸好我还有你,陪我偕老。


  ——End——
 


我的整个暑假都留在文里啦。
在这里,感谢如何不和前辈,给我这个lofter新手的指导。
就这样安静完结了。*罒▽罒*
这篇结尾献给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