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不过夏天T﹏T

旅行. Chapter 6

Tomb.C:

纲吉被Reborn稳稳抱住,他能感觉到环在自己腰际的手,还有摁住他头部的手,对方从在车上捉住他的时候开始,就没有放手……




他突然有种感觉,说不定,Reborn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同伴,是同伴,并非情人……而现在的纲吉,明明在高速下坠,却感不到,应有的强烈恐惧。




忍不住伸出手回抱住对方,或许是因为那还存留的些许的害怕,或许是想感受那稍冷的怀抱,总之他把脸完全埋入对方怀里,鼻翼间全是玫瑰的芬芳,纲吉知道,Reborn一定很惊讶,因为他抱住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这个人,很危险,但是,绝对值得依靠啊……




山崖下是一片树林,非常茂密的树林,为两人的坠落作了很好的缓冲,大概是因为这样,Reborn才能果断选择跳崖,不,这么说有点不对,总觉得Reborn是选择了最安全有效的方法脱身,毕竟是在那样的枪击下,带着他……感觉自己就像是累赘一样。




落地不过是十几秒的时间,纲吉整个人在Reborn怀里,并且是在上方的那一位,所以除了撞击之外,皮外伤不多,倒是Reborn,脸上都擦除好几条血痕。




“呜哇——唔——”冲过枝叶的屏障,纲吉随着Reborn翻滚了几个圈,然后趴在对方身上一动也不动。




“该死的小鬼,给我起来!”Reborn压抑着抽气声,导致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纲吉接连深呼吸了好几次,等剧烈的疼痛过后,才缓慢地从Reborn身上爬起来,全身上下都很痛,那是一种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痛感,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拆散重装一般。




“呜……Reborn先生…….没事吧……”




纲吉说这句话的时候Reborn正从地上坐起身,然后,对方像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睁大眼睛看着纲吉。




“嗯?啊啊,都流血了,纸巾在哪里……”最后那一句是对自己说的,所以音量十分低,但Reborn还是听得十分清楚,而这么说着的纲吉已经在翻找从一开始就背在身上的包包,“啊,我这里还有湿纸巾,可能有些痛哦……”




“……你是女人吗?往包里放这种东西。”Reborn反问,但是不抗拒纲吉伸过去的手,他感到丝丝的清凉渗透着伤口,那有些微的刺痛。




“唔……这个是习惯了……”纲吉一点也不怠慢手中的动作,十分专心为Reborn擦拭,同时也有些无奈,这个人,总是极其所能挖苦别人。




“真抱歉啊,我就是这样的人。”




“嗯……唔?刚刚,Reborn先生是说话了吗?”纲吉眨了眨眼询问,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还是不小心把心中所想的说出来了?




“你说呢?”Reborn再次回应,似乎不满纲吉由于疑惑而变慢的动作,自己夺过湿纸巾快速擦起来,他并不是这么娇气的人,但脸上沾着血又沾着泥土,让他十分不舒服。




“呐,Reborn先生是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之前就很想问了。”在Lillian受伤的那一天晚上,也发生过相同的事,Reborn所说的话就像是回答纲吉心中所想的一样。




“谁知道呢。”




“唔唔,唔唔唔唔唔,那个,Reborn先生……”




“不用……”Reborn打断了纲吉的话。




“欸?”不用?




“……不用加先生……听起来很麻烦。”Reborn算是把脸擦干净了一点,站起身俯视着纲吉,透过枝叶的阳光星星点点,洒落在他黑色的身影上,让纲吉,移不开视线……






 


“啊,好!”纲吉稍微迟疑一秒,随后露出一个十分满足的笑容,褐色的眸子满溢着喜悦,他站起身,身体却由于突如其来的晕眩而有些摇晃,于是下意识伸出手捉住Reborn,“唔唔,啊,抱歉……”




“……”Reborn无言看着纲吉好一会才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显示圈外,随后他转身朝前方走去,那里是下坡路。




“啊啊,Reborn先……你要去哪里吗?”纲吉慌忙跟上转身离去的人,“那个,Reborn……”




“吵死了小鬼。”




“唔唔,那你也要告诉我你要去哪里啊……”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了……




“啧,难不成你想躺在这里啊。”




“不,不是了……”听到对方这样说的纲吉才抬起头看了看被遮蔽的天空,那里稍微染上了些许橙色,而在这个树木丛生的地方根本看不到尽头,那今晚是要在这里度过了……也算是人生的,第一次?




这么想着,纲吉忍不住笑起来,明明应该是很危险的困境,而直到现在他全身上下都还泛着疼痛,却感觉很新鲜,不过狱寺和山本,会担心吧……




“小鬼。”Reborn在前面开口,“你是不是太过在意别人的感受了?”




“嗯?”纲吉是不明白,因为Reborn的话语总是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




“我说你那样活着不累吗,人有些时候就是需要任性。”




“任性的话,会给别人带来麻烦的……”




“难道你觉得你现在就没有给我带来麻烦?”




“唔……对不起,Reborn先生……”纲吉稍微低下了头,偷偷瞄了瞄前面的人,但是对方完全没有回头,只是朝下坡路笔直走去。




“你那随随便便就跟别人道歉的懦弱个性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啊,烦死人了。”




“可是,这是礼貌啊……”




对沢田纲吉来说,这是公理,他在乎他身边每一个人的感受,他害怕为他们带来麻烦,归根到底,也只是,他在害怕,他害怕自己又会变成一个人,过往那些被嘲笑被忽视的感受,一旦得到注视,便不愿再经历一遍,所以,这实际上也是他自私的一部分。




“所以我,真的很讨厌你。”




“唔……”




是讨厌。但平心而论,现在的纲吉是很喜欢Reborn的,所以听到对方这样说,不管真假,内心都免不了有些难过,不过起码,他没有丢下他,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他还是带着他出来了,在现在这样无助的情况下,他还是带着他走。




不知走了多久,耳边隐隐听到水流声,之后Reborn停了下来,他环顾着四周,但纲吉并不是很懂这些东西,于是就只呆站在原地看着对方,他觉得Reborn是在寻找些什么的样子。




这时候天已经渐渐入夜,这个地方的温差比较大,而气温本来就偏低,现在更是在树丛中,纲吉不可遏制地开始发抖,冷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并且头还有些晕眩,也就是说,刚站起身那一瞬间的头晕并不是偶然?




思考的瞬间头部被什么东西盖住,是温热的,纲吉吓了一大跳,马上把这东西从脸上扒下来,结果才发现是Reborn的外套。




“那、那个……”




“不穿还我。”Reborn依旧背对着纲吉,并没有直视他。




“但是Reborn你,会冷吧……”




“你以为我有你这么弱吗?赶紧给我穿上,要是生病了我可不管你,麻烦死了。”




“唔……谢谢……”虽然嘴巴很毒,但还是很温柔的一个人啊。




“所以说,不要用这么懦弱的词形容我。”Reborn再一次迈开脚步,而纲吉也紧跟其后,但是这次对方很快就停下来了,纲吉发现他们站在靠近河流的一个小高地上,然后Reborn跳了下去,下面是平坦的泥地,“去找一些干树枝,然后沿河岸找一些石头,你会吧?”




“嗯,这个还是会的。”也知道是要做什么。




“石头要大一点的啊。”




“好的。”纲吉穿上Reborn的外套,很大,他把袖子卷了几圈才勉强露出手,随后他稍微转过身打算朝另一头走去,而那里幽深一片,本来就看不到尽头,现在更增添了一丝恐怖,有种想退缩的冲动……




“别走太远。”Reborn在纲吉身后提醒道。




“嗯……”我也不敢走太远了……




“.…..自己,小心点。”这句话说得十分轻,语气又很快,所以显得模糊,大概是他本人不打算说出来吧,不过纲吉还是听到了,他忍不住转回头寻找对方,发现Reborn已经脱了鞋子卷起裤脚,进入河中开始捕鱼大业。




一袭西装的他做这样的事,总觉得……好微妙……




“你到底走不走啊。”




“走,我走。”纲吉偷笑的转回身,小跑离去。




所以这个人其实,真的是很温柔啊……谢谢你没有丢下我……






 


干枝叶之类的并不好找,因为这个地方纬度较低,水分充足,树木生长很茂盛,所以纲吉只能大概在地上捡了一些枯枝落叶,来回走了好几趟,才总算是凑够分量。




之后他沿来时的路走回河边打算寻找石头,却看见Reborn在用石头堆砌着什么。




“抱歉,是我太慢了吗?”




而Reborn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继续手中的动作,纲吉只好放下手中的东西抱着腿坐到一旁,他歪着头看着蹲在地上的Reborn,唔……认真的时候很有魅力,不如说一直都很吸引人,懂的事情也好多呢,和自己是不一样的。




“会处理鱼吧。”




“欸?”




“我问你会不会处理鱼?”Reborn把石块堆砌成一个圈后,从皮带处抽出一把小刀扔给纲吉,下巴朝某一处扬了扬,纲吉的视线顺着过去,才看见那里放着几条鱼,还在鲜活地跳动。




“会的!”他捡起刀子走了过去,虽然在家里奈奈妈妈总会把饮食安排好,但是纲吉偶尔还是会自己煮东西吃,不如说这个是他为数不多的擅长吧,过往上家政课,他都做得很好。




纲吉走到岸边娴熟地开始处理活鱼,而后没多久,一侧就开始冒火光,是Reborn点燃了枝叶,这时天还未完全黑,使得火光不算是很亮,但依旧为这里带来不少温暖,纲吉觉得身体轻松了一些,不过从刚开始就隐隐出现的不适感,他没有忽略,但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才对。




他把处理好的鱼捧过去,看着Reborn把鱼串好,插入火旁的泥土中烤。




“唔……总觉得,好高兴……”




“你是有病吗?”




“不,不是了,我是指这样的事是第一次经历,感觉很新鲜,很高兴。”




“所以,你这是在对我撒娇?”




“没,没有。”纲吉几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更没想到,听着对方说撒娇这样的词,自己会感到这么地不好意思……唔,好违和。




对话几乎是很难进行下去,他们之间又陷入沉默,先不说Reborn本来就不爱说话,他还很毒舌,而纲吉十分不擅长应对这样的人,不过和别人在一起的大多数,纲吉也不是常说话的人,如果把人分类成听者和说者,他毫无疑问属于前者。




尤其是,以前。




纲吉突然想起中学时期,那应该是他有生以来的黑暗期,硬要说的话,那时候即便被嘲笑了也只能笑着去附和别人,而被欺负,更只能忍气吞声,他有想过直接退学的,但是退学之后呢,他又可以做什么?




换学校吗?出来工作吗?




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的他,什么都做不到……而等到他父亲回来,却有一些事开始渐渐发生变化,比如说,他家莫名其妙就多了两个孩子……




一个是蓝波,自称来自意大利的5岁孩子,但日语说得十分流畅,所以纲吉很怀疑对方其实就是日本人,或者在日本长大,蓝波总是特别调皮。




另一个是一平,是一个中国的……女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纲吉还以为对方是男孩,后来还造成了一些小误会,而相比于蓝波,一平的日语就不是那么流畅了,但是她很乖巧,经常会帮妈妈做家务。




然后由于这两个孩子,班上的京子,开始渐渐和他接触了,京子是很喜欢小孩子的人,之后又因为京子对他态度的转变,班上的人对他也慢慢好起来。




不过那已经,是中三时候的事情了。




但仔细想想,那也算是一种救赎吧,中学三年的人生,总算不是全都可悲而无奈的了,所以喜欢京子,大概也是,无可厚非……






 


解决算不上晚餐的餐后,睡意渐渐涌上,纲吉瞄了瞄Reborn,那个人早就自顾地躺到火堆旁闭上了眼,不知是休息还是睡着了。




纲吉下意识拢了一下穿在身上的黑西装外套,感觉是暖的,但是果然,Reborn会冷吧……




这么想着他放轻脚步走过去,蹲下身仔细看着对方,还用手在Reborn眼前稍微晃了两晃,确认对方是睡着之后,脱下外套轻轻覆上去……




动作被制止住,是躺着的人。




“啊,那个,Reborn……”纲吉眨了眨眼,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而对方只是看了看身上的外套,然后就把视线移到他脸上,这让纲吉更加尴尬了,“那个……是打扰到你睡觉了吗?对不起,我……呜哇——”




还带着些许晕眩的脑袋一瞬间模糊起来,视野间的景色更是垂直转弯,他是被Reborn用力拉下来的,身体撞到不算硬的泥地,所以现在的情况是,纲吉躺到了Reborn的身侧……




“那个……Reborn……”




“闭嘴。”压低声音说了这句话后,Reborn甩手把外套盖到两个人身上,但合身的外套并不算是宽大,他只好拉近与纲吉的距离,但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这样,可以吗?”知道对方的意图,纲吉挪动着身体往Reborn那边靠去,整个人贴了上去,外套勉勉强强能盖住两个人。




“嗯……”最后应答一声,Reborn再次闭上了眼。




不过他并没有真正睡着,而是和刚刚一样,闭目养神,他的职业需要他保持高度的精神警戒,结果造成了不能很好入睡这一陋习,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身侧的气息渐渐平缓起来,Reborn知道,是纲吉睡着了……




养尊处优的小鬼,怎么能在这么危险的环境里这么没有戒备心呢……Reborn睁开眼侧过身,与纲吉正面相对。




十分孩子气的睡脸,嘴巴都微微张开了,Reborn很怀疑这样的人晚上睡觉到底会不会流口水……睫毛的话倒是很长,话说这家伙眼睛很大吧,就五官来说,还算是过得去……




心脏处莫名有些鼓动,Reborn突然睁大了眼睛,那一张毫无防备的睡脸,就在自己旁边,是触手可及的……




胸口突然泛起一股甜蜜的诱惑,Reborn盯着那微张的樱色嘴唇,他下意识往那里凑过去,差一点,还差一点点……他硬生生抬起手臂把对方的脸摁入自己怀中。




疯了。




Reborn在心中咒骂自己,刚刚差点就……但那不过是一个蠢小鬼,和自己还是一样的性别……




无法理清这种思绪,他很讨厌这样的感觉,脸上甚至是燥热起来,但他相信那绝对是恼怒造成的。




而被突然摁住的人只发出几声不满的闷哼,之后又睡死过去,Reborn终于是叹了一口气,总是,遇上这个小鬼,自己的行动就不受控制……送他回去的那个夜晚是,决定跳车的时候也是,现在,也是……




To be continue


——————————————————————————————————————————————


PS:


然后我开学了,已经到学校好几天了,今天才算比较有空,比较有空......课程满到我自己都想哭,周六也要上课......


所以更新会慢到哪个程度,我也不知道,反正会很慢就对了。

【云纲】被害妄想症 02

易师:

迷之走向的剧情和文笔
表示我在犹豫是写BE还是类似于霸道总裁爱上我(?)
一切关于被害妄想症的设定纯属瞎编
不要和我深究细节时间作者其实有失忆症)
莫名觉得波德莱尔的这句诗,很符合纲吉的心情?
———————————————————
我曾祈求利剑
为我争取自由,
我曾祈求毒药,
拯救我的怯懦。
              ——夏尔.波德莱尔


“你是说,蠢纲得了创伤后遗症?”解除了彩虹之子的诅咒,已经开始长成少年模样的里包恩,伸出手勾了勾黑色的帽沿。
“是的,准确来说是由创伤后遗症引发的精神问题。”入江正一咽了咽口水,眼前的两个杀神都不是好惹的。“初步估计是被害妄想症。”
“由于假死……引发的吗?”里包恩的表情让人感觉捉摸不透。云雀恭弥则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所以到底为什么他一个科技人员还得负责这个啊?入江正一的内心在疯狂地吐槽着,但他还是装作平静地托了托没有任何往下掉的倾向的眼镜。
“看起来是的。需要通知其他守护者回来吗?”
里包恩摇头。“太多人只会让阿纲更加害怕而已,而且也容易打草惊蛇。这事一定要保密。”
看起来那个传言说有家族想动彭格列是真的啊。虽然入江正一并不是情报人员,但对于彭格列的内况还是多少了解一点的。
“云雀你能先看一下阿纲?毕竟你是第一个发现他的异常的。”里包恩耸耸肩,“他现在好像有点怕我。可能是我现在的样子让他很不习惯吧。”
云雀点了点头。他知道就目前来说,最合适的人选是他。
“作为老师的我还真是有点伤心,居然被弟子排斥了。”里包恩用着一点也不遗憾的语气说着,“等他恢复了以后,一定得好好教他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闻言,入江正一悄悄地在心里给纲吉点上了一支蜡烛。
“那云雀,阿纲就拜托你了。我这几天得出去处理一些事情呢。”里包恩伸手去摸了摸他肩膀上的列恩,往楼梯口走去。
只剩下入江正一和云雀恭弥两个人站在泽田纲吉所处的休息室外。入江正一突然想起了假死计划不正是他们三个人共同执行的吗?
“所以这就是因果轮回吗?”他下意识捂住了肚子,已经很久没有疼过的胃。
云雀看了他一眼,显然也想到了那里。
“云雀桑……我们是不是要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入江正一小心翼翼地开口。
“里包恩让我照看泽田纲吉,你就去找治疗的办法。”云雀倒是难得一见的,比较认真地回答了别人的话。
而不是只用语气词。
“啊?”事实上入江正一都已经做好被云雀漠视的准备了,出乎意料地情况让他呆滞了一会。
只是云雀恭弥来照顾人,这个真的没问题吗?况且他又不是什么心理医生怎么找办法啊……无数念头在入江正一脑海里涌现,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云雀已经打开了休息室的大门走了进去。
“云雀……学长?”泽田纲吉将手中的杯子握得很紧,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惊吓到的小动物。
“哟阿纲。”入江正一努力地想让气氛变得轻松一点。
“发生了什么吗……”
彭格列的超直感。
泽田纲吉此刻的眼神的眼神让云雀恭弥莫名想起十年前的他。也是这样,明明很害怕,但不得不去面对。
入江正一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泽田纲吉真相,或者是编个谎话……
但他依旧没有发言的机会。
云雀恭弥非常直截了当且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有病。”
泽田纲吉愣了一下,双手覆上脸庞,像是在叹息地说道:“……果然如此啊。”他又苦笑着补充了一句:“我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
“初步判断是被害妄想症。”入江正一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过应该只是初期,我们会想办法解决的。里包恩说他要去处理一些事,近期不会回来。至于家族里的事情,门外顾问和瓦里安会负责的。阿纲……里包恩让你就先跟着云雀桑。”
虽然他一直对“破坏力最强”的云守是否能照顾好别人存在着质疑,而且云雀平时也是经常以破坏风纪为名甚至是没有任何理由和纲吉对打,但也只好姑且相信着里包恩的判断了。
这两位决定的事,都不是别人可以轻易改变的啊。
“那就拜托你们了。”纲吉的脸色变得很苍白,虽然说他一直都是相信着同伴们,但那些他根本不能控制的想法……让他只想逃离这里。
“我要杀你的话你早死了。”云雀恭弥突然这么说道。
“我知道。”泽田纲吉也是很认真地回答。
大空和云之间的羁绊……果然不是他一个“晴”属性的人能够理解的。
入江正一目送着纲吉和云雀离开,接下来他还得通知瓦里安和门外顾问那两边。
今天正一的胃,也是一如既往地疼了起来呢。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