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汤配鸡蛋面

海隼同居三十题(10/10)(完结)

黑色玫瑰:


  • 海隼同居恋人设定


  • 可能含有的OOC


  •  @nyako 我原来想用这篇催您画白组明信片,然而我拖了一年,打脸超爽。


  •  @七堂 您在我100fo点文点的愿望,我给您实现了…………





28. 


   海目瞪口呆,看着面前隼的所作所为。


   他一下子找不到什么词语可以形容,唯一能够确认是:这绝不是什么“惊喜”。


   ……倒不如说,“惊悚”才比较恰当。


   “隼,你在做什么?”


   “嗯?”白发的同居恋人抬头回望他,“烹饪啊,烹饪。”


   


   海揉着眉心,他看出隼为了此刻修炼多时——至少这原本干净整洁的厨房如今乌烟瘴气,陈设还是过去那样,气氛已经让海想到了什么修罗鬼煞……


   “隼。”


   白色的魔王审视着手中的菜刀,“嗯?”


   “我很喜欢你做的炒面。”直觉告诉他,必须要阻止面前这家伙继续“烹饪”,“倒不如说,那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之一,隼。”


   “是吗?我好高兴啊,海。”魔王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削过皮的马铃薯,海估摸着他大概认为这就是马铃薯原本的样子。他还煞有介事地端详了会儿,殊不知他家的那帮人昨晚冲进来大扫除的时候为隼这烹饪做了多少铺垫工作。


   “但是那些都是速食,夜说对身体并不好哦?”隼举起了菜刀,对菜盘上的马铃薯下手。


   “……”海抱着手,看着隼一片一片地切下大小不一的马铃薯。心中思绪混乱,明知道不能让他再继续下去,却又感叹自己居然能让魔王大人亲自为他下厨……尽管他也知道下一秒就……


   “……哎呀……好累。”说出了如此感想,隼把菜刀和切了一半的马铃薯搁在一边。


   “对吧?剩下的我来做,隼去休息如何?”海连忙迎了上去。


   “NONONO,my darling,半途而废的事情可不能有哦?”


   “反正你心血来潮要做什么最后还不我来。”


   “今日稍微与众不同,”隼抬头对他笑了笑,“那土豆先生就先在旁边稍作休息,我的话就先把肉烫熟好了。”


   ——还有肉?!


   “土豆炖肉……?”真的以为土豆炖肉里面只要土豆和肉吗?


   “我才不是没有做功课的人哦,海?”隼打开了烹饪台上放着的汤锅,“土豆炖肉的话还要有香料,和别的什么蔬菜……?什么蔬菜比较好呢……海想吃洋葱?”


   “——不许读心!”


   


   ……糟了,海意识到了最重要的的事情。那么锅里的肉是……什么肉?!


   这是隼目前为止唯一请他帮忙的事情:打开台上的火,调节到适宜的程度。被盖上的锅里传来了意料之中的,奇怪的声响:


   “嘎嗷嗷嗷——”


   ……


   “嗷嗷嗷嗷嗷啊哦哦哦哦!”


   ……


   “……隼,这到底是什么肉。”海掩面。


   “啊,是        的肉。”


   “——已经是连一般人类大脑都识别不出来的语言了!”海大声吐槽,“行了行了我把火关了,这要真做出来得是多厉害的土豆炖肉啊。”


   “不——行,海这是在看不起        先生吗?”隼又溜到了一旁准备切马铃薯。


   “就是因为太看得起了所以一点都不想吃掉。”海双手合十做祈求状。


   ……


   突然的一阵沉默令海睁开双眼,面前的恋人怔怔地望着他自己手。定睛一看才知道,隼划伤手指了。


   “哦呀,海,我流血了呢。”魔王歪了歪头。


   


   【一方受轻伤】


 


29. 


   “啊,真是的,隼你啊。”伤在无名指的根部,所幸不深。消毒过后,海用创可贴在那只手指上绕了个圈。


   但聪明如海,趁着出去拿药箱的机会把那锅肉的火给掐了。


   “嘛嘛,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彻底地感受到我毕竟是以一副血肉之躯活在世上啊。”隼靠在厨房平台上,懒散道,“……嗯……还有就是跟海做的时候,明白了何谓甜蜜的堕落呢。”


   “好了,那咱们今天就不做饭了可以吗?”大功告成,海合上了家庭药箱。


   “毕竟今天的11月感觉像是不幸啊。”隼耸耸肩,“等会去占卜吧。”


   “行行。”准备把药箱放回原位的海发现隼又呆住了,这次还是望着同样的一只手。


   “……嘻。”看着看着居然还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海,看呐,是无名指。”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是啊,戴婚戒的那只手指。“是啊。”


   “就像戒指一样。”魔王的另一只手轻巧抚过那创可贴,“呐,海?还有创可贴吗?”


   


   


   隼很明白今天不是他的幸运日,见血可不是好兆头。他也只能在一张覆盖在无名指上的创可贴上寻求某种意义上的安慰。


   海的手指比他的要粗糙,毕竟他会做很多自己都不曾了解事情……嘛,反过来也一样。尽管自己就是个随心所欲变化莫测的魔王大人,但想要的事情还是不会放弃的。


   海……究竟要多久才能做好准备呢?


   “完成~”隼在海的无名指末端也打上了个创可贴,“这样一来,我跟海就戴上了对戒哦?很不错吧。”


   他和海同时举着手,那两只手的无名指上都有着一圈创可贴。


   “……我可没有受伤啊喂。”面前的恋人叹了口气。


   始说的“时机”,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他继续让思考着这样事情的自己展露微笑,“就当是完成我的一个小愿望吧,拜托了,海?”隼拉住了对方的手。


   隼不会占卜出与自己紧密相关的事情,正如他也没想到自己会落选始的握手会门票……跑题了,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行动力充沛的海卡在这个点上。


   说到底,隼只是害怕失去他而已。


   海抽出他的手,转而插进他自己的口袋里。


   ——就像这样。毕竟一成不变的事物是不存在的。


   “用创可贴来代替戒指,感觉好奇怪啊。”海说道。


   “是啊,是这样呢。”他下意识答道。


   厨房寂静下来,隼甚至没了胆量去看海的眼睛。


   “那用真的,就好多了吧?”他听到海这么说了一句。接着,便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只受伤的手指被套进了个什么东西。


   隼的心从未像此刻这样,如同鼓点般强烈的跳动。他屏住呼吸的瞬间抬手,那创可贴之上又多了个戒指。他一眼便明了这不是什么普通的饰品,男戒精简却因中间那颗不算小的钻石而璀璨夺目。


   “……”隼的脑袋结结实实地当机了一下。


   “呃,不喜欢吗?”面前的人问道。


   “……”隼翻转着他的手,前前后后观赏着那枚戒指。


   “……海你,真的知道这戒指意味着什么吗?”隼转而盯着他。


   “这什么反应啊?”海反问了句,随即干脆地单膝下跪,“这就算是在求婚吧?隼。之前我没做好准备,现在可不一样。”


   海拉起隼那只戴上了戒指的手,亲吻了手背道,“隼,你一直都是个令人无法琢磨透的人。聪明,才华横溢,长得也好看……硬要说缺点就是不爱干活,除此以外基本上就是个完美的魔王大人。”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之前就在想,我真的该接受霜月隼这个人吗?这段关系真的要继续下去吗?我没有能与你相配的信心。”


   ——原来这才是原因。


   隼叹了口气,“我说,海……”


   “到后来,大概是在跟你讨论孩子的那次吧?我突然想通了,‘咚’的一下子就想明白了。相配不相配,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说这种话。说到底,隼,我被你吸引着。这种吸引不单纯是因为你是Procellarum的队长,而是在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的你,笑容满面的你,吃饭也好睡觉也罢,甚至是倒弄那些魔法玩意儿,我不甘心让任何一个人看到舞台之下的你。”海看着隼手上那枚戒指,“可怕的独占欲,对吧?我不想再过多考虑任何事情了,我想让现在站在我面前的魔王大人,成为我一个人的魔王大人。”


   “——只属于我一个人。”海重申道。


   “……”隼抿着嘴唇,难以言喻的情感充斥心间,说是狂喜似乎又太片面。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成为面前这个男人的“所有物”了,因为他正身处在这样的恋爱之中。


   “海已经给我戴上戒指了,我还有什么拒绝的余地吗?”他笑着问道。


   “那就是答应我咯,魔王大人?”


   “还没呢,海。”隼往后退了一步,随即也像海一般单膝跪地在对方面前,“我只属于海一个人,但相对的,海也只能属于我哦?可以让我尽情依靠的存在,我们早已经不能被分开了哟。”


   他拿出了彼此都已经见过的那枚戒指,“所以,海也得戴上我的戒指。”


   “……隼。”


   “嗯。”


   “戴上戒指没有任何异议。”海指着隼手上那做工繁复花哨的钻戒,“因为你是男性所以我买戒指的时候特意买了男戒,可你这个实在是……太漂亮了吧?”属于男性的钻戒像是由花的枝桠串联起来,在细碎的地方皆留下了漂亮的钻石,中间戒托上最大的那颗闪耀夺目。


   “我喜欢这种的,我想让海戴上。”隼牵过对方的手,而这次并没有被拒绝。他用着任性的语调说道,“因为我喜欢海,非常、非常喜欢,就算海不答应,我也会用尽手段让你戴上它的哦?”


   “……真过分啊,魔王大人。”海看着手上那枚尺寸正好的绮丽钻戒。下一秒,面前的白色魔王就扑了上来,两人双双摔在地上。


   “这样,这样一来,我们就是彼此的所有物了!”隼靠在海的身上,能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啊,是啊。”海紧紧地抱住了他。


   他从未如此开心。


   


   【求婚】




30. 


……请走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07898&tid=3200166


   【滚床单】
















————————————————————


完结感想:


我写完啦!!!


突然有一种所有坑都完结了的快感


去年九月开坑,今年九月完结。我这梗玩得溜不溜,溜。


(看啊这人三万字写一年还在这里得意洋洋啊


见证了我一年的进步吧,这篇。原来的构架很简单,想到什么写什么,跟一般的三十题一样。所以可以看到前十四题基本都是对话流。直到吹头发那一题,我是临时卡住手放在键盘上想得这道题。大家大概能在三十题里面看出来,我并不是循规蹈矩的答题者,同理我不想把吹头发写的太简单。比如海说来啊隼吹头发咯隼好啊好啊吹头发然后【吹头发】,然后就有了隼对海拿出戒指的突发事件。接下来的剧情便全部成了以戒指为中心的连贯,说实在话第五篇以后我至少隔了好几个月才更,其实后续都想好了只是没有干劲。直到某天100fo被一帮人勒令快点写完,再加上大概了解了一下很多人都喜欢这篇我才意识到“什么,原来大家都喜欢我写的三十题?”之类的。


于是就优先猛赶这篇。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我知道对于身处一个坑的时间来说已经算是很长,为我点热度和评论也有不少人让我感觉到一起同好了一年真是太好了……也有评论说因为这篇入了海隼坑,不胜惶恐也不胜荣幸(你


接下来会开始赶一下all始本的进度,然后就是新葵那篇和拖了九个月的始生贺(性转)。


CALL ME 巨能拖月


以上,感谢各位对三十题这篇的支持,每一句赞美哪怕短小我都感激涕零。


p.s:应该会再开海隼坑,毕竟本命cp。如果有想看的题材可以告诉我给我参考一下(你这懒鬼

评论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