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汤配鸡蛋面

【赤黄】完结章 流年易逝,愿与君偕老

超喜欢这个结局!

森夏之森:

(完结)
  “尼……尼酱……等唔……”
  随着一声闷响,一个金色的团子扑倒在地上。
  “嘤…………”
  “好了好了,哥哥来了哦,征泠不哭哦,摸摸就不痛了~”
  七岁的小少年闻声匆忙折回来,一把抱起摊在地上的小团子。
  “吹吹痛痛就飞走了哦~”
  尚凉轻轻抹掉小家伙脸上的泥,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嫩嫩的,被小石子刮了几道红痕,刺眼的很。
  “征泠,把眼泪收回去。弱者才会需要眼泪。”
  拍干净和服上的泥渍,尚鲤抬头,一双异色的瞳眸凝视那双蔷薇色的眼睛,湿润的眸子浸在透明的泪里,折射了一片蔚蓝的天。
  “唔……不哭……”
  小团子听了抬起短短的小手胡乱抹着眼睛,抹花了自己的脸。
  “尚鲤,对小孩子不要那么凶,还小嘛……”
  尚凉撇撇嘴,他这个弟弟一点都不温柔!
  “就是因为以前尚凉小时候摔倒我一直哄你,你才会现在摔倒了还哭鼻子。我才不要让征泠像你一样。”
  身旁的小少年冷着脸回应。
  “唔哇!你还有没有把我当哥哥啊~”
  “嗯?哥哥这种东西只有征泠才有吧,我哪有。”
  “噗……”
  刚才还抹眼泪的小家伙此时双手捂住嘴,偷笑了。
  “不可以笑哥哥哦!”
  尚凉一脸严肃的批评,弯下腰替小团子重新扎头顶的小辫。金色的软发拖贴的被握在手心,然后捋了捋。
  “嘿……嘿嘿……”
  小团子傻傻的咧开嘴,露出还没长全的小白牙,微挑的眼角流露出细小的温柔。
  “真是……我也想多像娘亲一点啊……”
  “尚凉,你已经有母亲的眼睛了。”
  尚鲤默默别过头。
  比起我这个从母亲那什么都没遗传到的家伙,你已经很幸运了吧!不知道满足的家伙!
  “所以,是在不满足自己父亲的容貌和性格?”
  “也没有啦,只不过娘亲的……父、父亲大人……”
   闻声转头的小少年瞬间白了整张脸。
   “对我很不满?”
   赤司双手交叉放在衣袖里,眉角一挑。
   尚凉咽了口口水,默默躲到尚鲤身后。
    “并没有对父亲您不满。您很优秀,只是母亲比父亲更胜一筹。”
   尚鲤一把拽出身后没出息的哥哥,抬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
   “母亲有那么好么?”
   “当然啦~又漂亮又温柔,我长大了也要娶娘亲~”
   “跟我抢夫人么,尚凉?”
   赤司弯下腰,薄唇勾起笑。
   “呃……”我能收回刚才的豪情发言么……
   “梓弓,引见弛见,后三句是什么?”
   “呃……黑子老师他……”
   “没教过?”
   “教了……”
   低头看着沉默的小家伙,低垂的眉眼里尽是黄濑的神色。
   赤司无声的笑了。
   “不来者不来,来者来其乎奈何,不来者来者其乎。我替尚凉回答。”
   身为哥哥怎么这么颓废。
   赤司微微愣了下,笑意更深。
   “才见乔叶绿,又闻杜鹃鸣。”
   “夏至木鱼美,独钓此山中。”
   “作诗者?”
   “山口素堂。”
   “漂亮。”
   赤司满意的点头,伸手摸摸自己二儿子的脑袋。
   “我……我也要……”
   “又哭?”
   “唔……”
   “好了,也摸摸尚凉。”
   明明是无可奈何的语气,动作里却是对孩子满满的宠溺。
   四季交替的太快。
   耳边再次传来蝉鸣。
   “凉太”
   “嗯?”
   摇曳的烛光落在了金色的长发上,一瞬暗了昏黄的颜色。
   无声的走过去,赤司悄然从后面揽住了镜前人柔软的腰。
   “听你夫君一句话好么?”
   “嗯。”
   黄濑一挑眉,伸手将头上的簪子摘下来,光滑的长发一路拂过身后男人的脸。
   嗅了嗅眼前金色的发尾,满满的茶香。
   “凉太,征泠……他又不是女孩子,整天给他扎辫子,穿女孩子的和服,这样……”
   赤司抿了抿嘴唇,停下了话。
   他夫人又不是个笨女人。剩下的话绝对猜的到。
  “那我问你,”
  黄濑反手摸了摸贴在脖颈上的人的脸,松开衣服的腰带。
  “当时我说只生一个孩子,征你答应了吧?”
  “是……”
  “你后来又想要个女儿,我没答应吗?”
  “答应了……”
  被牵着走了……
  “再后来征泠出生了,结果是个比女儿还漂亮的儿子,你说要女儿,我当然要把他当女儿养。”
  黄濑转过身,一把捧住身后人的脸。
  “你让征泠跟着小黑子学诗我不介意,但你要是让征泠跟着你拿刀,一句话,没、门。”
   “那当女儿养就好。”
   “嗯。”
   黄濑转瞬收起眼里的“杀意”,唇角勾起温柔的笑。
   夫妻相处的越久,就会越相像。
   赤司无奈的弯弯眼角,亲吻近在眼前的两片微张的粉唇。
   黄濑这比他都强的气场,到底从哪来的。跟他学的么?
   “好了,睡觉。”
   黄濑蹭蹭赤司的眼角,起身走向被褥。
   呼一口气,吹灭了烛台上的蜡烛。赤司走过去掀开被子。刚躺下,身侧一个暖暖的身体立刻贴了过来,然后脑袋嵌进了他的颈窝。稍长的额发有些微扎,一点一点蹭过脖颈的皮肤,带来细微的痒。
  赤司抬手按了按怀里不太安分的脑袋,侧过身抱住了身旁人的腰。沉默了几秒后,又不甘心般的低头亲了亲怀里人的额头。
  随着弧度不大的动作,怀里传来轻轻的笑,软软糯糯,搔的心脏发痒。
  松开腰上的手,黄濑翻身压在赤司身上。
  “凉太?”
  赤司勾起嘴角捏起身上人一缕金发,放到鼻尖去嗅。
  “征,我是不是老了?”
  黄濑歪头。
  “咳……”
  赤司一下被噎了回去。比他小六岁的夫人说自己老了……
  “今天跳了下舞,我连腰都下不去了……腰太硬了,果然年纪大了。”
   黄濑轻声叹口气,垂下头贴在身下人的胸口上。
   “凉太腰很软。”
   赤司忍住笑揉了揉金色的头发。
   “你又没看见我跳曲儿。”
   胸口传来闷闷的声音。
   “是没有。”
   如实的回答。
   “但是,”
   听到突然的停顿,黄濑抬起头,贴近赤司的下颚。
   “但是?”
   “凉太在床上的时候,腰特别软。想怎么压都不成问题。”
   “唔!”
   茫茫的夜里,即使视线模糊,眼前瞬间红了的整张脸却看的一清二楚。
   “害羞了?明明昨天晚上主动的不得了。”
   “别……别说啦!”
   身上的人彻底扎毛了。
   “嗯,不说了,直接做吧。”
   赤司扬起嘴唇,揽住黄濑的背直接翻过身来压在身下。
   “这算是老当益壮么,老爷?”
   黄濑挑挑眉,刚准备落在唇上的吻猛的停顿。
   “凉太……”
   “嗯,快点开始吧。”
   黄濑摸摸赤司的脸,勾着对方的脖颈奉上了嘴唇。
   七年的陪伴,不疼也不痒。
   比以前增加的,是平淡与心安。
   赤裸的肌肤随动作贴的更近,汗液里散发出了淡淡的茶香。
   黄濑眯起眼眸看着身上的男人,汗水稍稍打湿了对方蔷薇色的额发。
   明明是七年的岁月,容颜却没有过大的改变。
   游走在身体上的手滑过扬起的脖颈,触摸过平坦的小腹,然后移向下方。
   “娘亲~”
   门防不胜防的被拉开了。院内的月光泄了满地。
   “呀~啦~”
   尚鲤沉默的拎着怀里金色小团子的腰,眼下是淡淡的青。
   “娘亲,征泠不困。可是我困呐…………”
   尚凉懒懒的揉了揉眼,左边的浴衣早滑到了手肘,露出光滑的肩头。
  一看就是刚才经历了惨烈的战争。
  “母亲,征泠太闹了。”
  放下手里的小家伙,尚鲤伸手将旁边人的衣服扯回肩头,向被褥里的两个人投去视线。
   “是吗?”
   黄濑抬起头,一把勾住赤司的脖颈,压下声音。
   “出去。”
   呼出的气摩挲过赤司的耳边,痒的厉害。
   所以,赤司并不是时时喜欢自己的三个孩子。比如,这时候。
   “征泠,到娘亲这里。”
   黄濑扎好腰带从被褥里出来,门口的小团子摇着两只白白的小臂,笑弯了眼,脚下的步子跌跌撞撞。
  黄濑快走几步,一把抱起将要跌倒的小团子,弯腰摸摸两个孩子的脸。
  “困的都站不住了,快回去睡觉吧。”
  “娘亲,亲亲再回去~”
  尚凉撇过脸,点起脚尖。
  “好。”
  满是宠溺的应许,然后低头亲吻小孩子还带着淡淡婴儿肥的脸。
  “尚鲤?”
  黄濑温柔的轻笑,看向站在一旁不语的小少年。
  沉默了几秒,还是过来了。
  “母亲,可以一起睡么?”
  有些小高兴的接受亲吻,尚鲤抬头,语气还是淡淡的,但在黄濑听来却是来自自己孩子满满的期待。
  “可以哦,好久没跟娘亲睡了,是不是?”
  身后坐在被褥上的赤司闻声彻底黑了整张脸。
  所以,孩子这种东西,果然就是生来和他抢女人的。
  夏日的午夜总是比其他季节来的寂静。
  赤司微微叹了口气,转头,隔着有些微暗的夜,隔着三个睡的沉沉的三个小家伙,他只能看到黄濑有些模糊不清的侧脸。
  够不到。
  无力的侧过身子,伸出左手,还是离着远远的距离。
  突然指尖绕上了暖意,慢慢的贴近,然后十指相扣。
  “睡吧。”
  淡淡的声音很轻,却剧烈的震动了他的耳膜。
  曾有人说,人的一生,会遇见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确实。
  他遇到了。
  黄濑凉太惊艳了他的时光。
  赤司凉太温柔了他的岁月。
  而现在,岁月静好。
  流年太易逝。但凉太,幸好我还有你,陪我偕老。


  ——End——
 


我的整个暑假都留在文里啦。
在这里,感谢如何不和前辈,给我这个lofter新手的指导。
就这样安静完结了。*罒▽罒*
这篇结尾献给前辈♥

  

评论

热度(46)

  1. 牛肉汤配鸡蛋面森夏之森 转载了此文字
    超喜欢这个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