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汤配鸡蛋面

Calc./

チィゥ シュ ジン:

寫的真好


凯风:



*赤司X黄濑

*很不明显的HE

*赤司OOC有 有?

*伪意识流

*八月题做多了的产物

【搬旧物 三年前的】

01.

黄濑。请解释一下 惯性 。

哎…啊?

他条件反射地起身,又求救般看向右边的黑子哲也。

对方淡定地仰头回视他。

对不起黄濑君你知道我理科不好。

他认命般拿起书,没等物理老师发落就乖乖地站到了教室后面。

漫不经心地翻开书寻找答案。

翻过牛顿第一定律。慢慢地扫视并不怎样长的句子。

惯性,一种保持运动状态不变的属性。



这么说,我也有惯性。

停也停不下来的,却又始终没有什么进展的。



黄濑喜欢赤司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不逊于自己的精致容貌。对待什么事都是极其认真的性格,但在一些小事上会稍稍放纵自己。平时会微微地笑,温柔冷静但有着内敛的凌厉霸气。

听他说话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球场上接到他的传球甚至开心到慌张,明明知道他找自己不是训练就是学习,可在听到名字的一瞬间还是会惊喜地喊小赤司什么事。

想待在他身边的心情就像天体公转一般理所当然。

停也停不下来地喜欢小赤司,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整天和小黑子抱怨小赤司应该多关注我一点但想着其实这样也不错。

只想这么维持下去。这么依着惯性的自己。

黄濑,把牛顿第一定律写十遍交给我。

真是糟糕的定律。



02.

下午时天又开始阴下来。

比起室内的场地,他更喜欢在楼下的篮球场练习。

淋湿了也不坏,但是会被小赤司说教。

所以看来今天是不行了吧。

感觉心情下坠的速度又加快了许多。

他回过神继续盯着考卷。

用铅笔在上面扎了个洞也还是不知道正解。

一眼瞥见旁边的黑子哲也已经掏出一本悬疑小说,于是果断地翻转考卷。

所以干脆不管它了。

他消极地想,内心却毫无道理地因为草草又解决了一件事而略微轻松了一些。

好了,数学考卷答完了,把抄写做掉,放学参加部活,晚上临睡前给每个人发晚安短信。

可能还有机会和队长多说几句话。

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这么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的一天。想着要跳出去却兜兜转转又重新开始。还在说明天要加油啊这样的话。

他鬼使神差地把卷子又翻过来,去看被自己戳出一个洞的那个圆。

那个…黄濑君。

后排的女生红着脸叫他的名字,把手上的试卷递给他。

收卷了。



03.

隔天午休时出了太阳。金色的,明晃晃的亮。

他推开窗往楼下看。

篮球架下新铺的红色塑胶好看得让他移不开眼睛。

昨天急速下落至坠底的心情如抛物线般毫无道理地向上飞起。

他抄起课桌下的球就冲出了教室。

趁阳光还没有消失,趁场地还没人使用。



就算一点,也想找到与你的联系。

他原地运球,蓝色校服衬衫湿得滴水。

而对过的女孩子象背书般大声向他喊出告白,与此同时一些女生也围过来为她应援。

是在他打球时瞅准时机表明心意的女孩子。

所以说——我喜欢你!!

女生颤抖的嗓音巧合地与他一直未说出的话语重合在一起。

他一时间无法作出反应。怔了片刻后才回过神来说着对不起。



04.

听见楼下喧闹的时候,赤司还在办公室里。

应数学老师的请求帮忙,但事实上除了赤司办公室空无一人。

他拉开窗,有些意外地看见抱着球的黄濑和场边的一众女生。

…吃过午饭后打篮球?

他的火气还没上来,大声喊出的话语就一个字不差地传到赤司耳朵里。

作何反应?

攥了攥手里清点的纸张,他意外自己竟如此在意黄濑的回答。

形成反差的是,面对那女孩子的激动,黄濑怔了半晌完全没有回应。

赤司看着太阳光反射过他的银质耳环,他背对着他于是无法看到黄濑的任何表情。

突然不想听到回答了。

他坐回椅子边,放下窗,翻开手上的东西,却没法否认自己仍在留意楼下的动静。

其实你是害怕听到吧。



05.

黄濑在下午第一节数学课前回到了教室。

是公布小考成绩的时候了。

自己稍微擅长的英语,考试后还会有着些不安,但以小青峰的话来说黄濑的理科就是个垃圾的糟糕评价下昨天也破罐破摔,因此他几乎极为自然地落座,把篮球放到课桌下面。

黄濑君。听绿间君说昨天的小考卷有一部分是赤司君帮着改的。

惊讶已经来不及表示,数学老师已经喊了黄濑凉太。

他跌跌撞撞地上去,避着目光又下来。

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胡乱写的又可能被小赤司看过的考卷。

喂——小黑子!

老师已经开始授课,他趁着板书的当向黑子哲也撩起卷子一角。

怎么样?

我只能说,黄濑君,最后那道圆的压轴,你写了一点东西但还是一分未得。

完了。肯定是小赤司改的。

他心里给自己判了死刑,打算定神直面现实。

把卷子翻过来。正面朝着自己。

其实分数真的也不比之前的坏到哪去。但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打圈时没有封起来的圆。判错时笔梢微微地向上勾起。

看上去和老师改的没什么区别,笔触里同样有着潇洒和坚定的气质。但落在他眼里,就不一样。

连笔墨的颜色都似乎要深上那么一些,鲜艳得象阅卷者的发色。

啊,要是再认真点就好了。

他无意识地想把时间拨回去再来一遍,但一下子想到连相对论都不甚清楚的他完全办不到这件事。

他低着头将订正一直用的蓝笔塞回笔袋,再摸了支红色中性笔出来。

他想起这和赤司的是一个牌子的。上个学期在得到赤司 只是会更换里面的笔芯 的答覆后才安心地一直用到现在。

在被扎了个洞的圆旁边又重新画了一个。鲜红鲜红的。

我不想再这么循环下去,不想再维持不冷不热的现状。

有什么心境突然改变。



06.

赤司再次在办公室里看见了黄濑的卷子。

之前午休的那幕闹剧过后翻开的下一张卷子就是黄濑的。

用笔在上面失礼地戳穿了一个洞。寥寥几行字欲糊弄过关。

他知道黄濑清楚绝不可能那么容易。但仍这样做了的愚蠢还是说算洒脱懒散的举动总是让他不由自主地微笑。

但就算他在心里有着特殊地位也没有放水。



于是赤司看见了黄濑几乎是有生以来最工整的订正。

不同于以往用的蓝笔,他换了红笔订正。可能是错得多的缘故,所有空白处都是一片艳红,却也不知道附张便签写。

这颜色明亮到让他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了。

他又想到寒假前被黄濑莫名其妙追问红笔的笔杆问题。

说出自己不会更换红笔的近乎保证的话后,过了几天他就看见金发的小模特傻笑着用一支一模一样的红笔在纸上乱写。

都是一样的赤红。只有他有的颜色。

赤司把这张红纸举起来看。那个正中靶心的洞已经贴好了,旁边又画了个完好的。

他弯了弯嘴角。

很难得,他不很明白对方想表达什么。



07.

小黑子…我觉得我要去找小赤司摊牌。

由小考后试卷上红色的圆做媒,他决心做些改变。

去啊。

下午和小青峰one on one赢了的话就去。

…那么加油吧。

黑子合上小说说了一句不知是指哪方面的鼓励,随后径直出了教室。

真是。如此不切实际的假设。

他清楚现在该做什么,以为积攒的勇气已经足够,最后却又为自己设了一个荒谬的未知数。一切又近乎无解。

有时决心和勇气似乎又是两码事。结果你还是不敢。



08.

赤司出了更衣间,白色制服已经换成了墨黑的运动衫。

迎面碰上一军经理桃井五月。

赤司君,阿大他…翘了部活。

他停住脚步,收回目光直视着绿色外衫的女生。

怎么回事。给我个理由?



09.

他收拾着书包,发现之前出教室的黑子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以往和小青峰one on one时即使知道比不过心里一直有着想赢过他的愿望。

但是现在完全不知道啊。

想把心情传达给小赤司,太想了以至于没有比今天更希望能赢。又因身体的惯性作祟,潜意识里无法估计传达后的场景,于是宁愿维持现在能聊几句的程度,隐瞒自己心中仍想进一步的真实想法。

又要掉入之前那个循环往复的圆里去了吗。

他厌恶面对赤司时这样犹豫的自己,考虑了一切但忘了考虑现实。



10.

说起青梅竹马,门口的粉发女生抱着资料夹一脸无奈。

哪个女模特的写真集新发布,阿大急着去抢,莫名其妙地突然翘掉了部活。真是,训练重要还是胸部重要…

我认为是胸部。

他微笑着就着桃井的话开玩笑,得到女生扶额的反应后又想起了什么。

这倒不是太碍事,最近没什么要事,明天补回来就是了。不过今天他的一对一就泡汤了。

赤司君的他是指…小黄?

他一下子有些懊悔自己过于随意自然的措辞,看见桃井一如既往的表情才稍稍安心。

无意识地就会想到有关黄濑的事情,这习惯已经越来越变得深入人心。

这真是不妙。

他想着一直困扰的事,不知已走向体育馆门口,接着就被小跑进来的黑子叫住。



11.

他终于决定好了。

话都说出去了,那么不论赢或不赢,他都要去说。

已经不能再逃了。



12.

赤司君,今天你可不可以早一点走?

为什么?最近没有什么大比赛,但还是不能大意啊。

对方显然没有想过要怎么回答,一时间有些局促,但怎样都不肯说出理由。

好吧,黑子。今天青峰和黄濑的one on one无法进行还是能省下不少时间的。

赤司不清楚他看见了什么未来,但他就是同意了这有些无理的要求。

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13.

他出了校门时,阳光哗啦一声抖落在眼前。

金色与红色混合,昏红又明亮的阳光。

他做完额定的基础练习后便匆匆离场。没有one on one使他的时间从晚上六点多提前了快一个小时。

这可能是最好的结果。

统计过战绩的话就可以知道得胜概率。或许是令人哀伤的百分之零点几。

但现在似乎上天都在帮他。

在这样的契机下,这样有着金红色阳光的傍晚。

他朝帝光校门望去,他等的人向这边走过来。

一切都顺理成章。

那么我成功的概率呢?



14.

看到这种夕阳真是少见。平时回去时只能看到闪烁的街灯。

他在路口站定。红色的信号灯跳跃着将要转为黄色——

小赤司,好巧。



15.

小赤司,好巧。

一点也不巧。

虽然不像漫画里等候一夜的女主角但我还是在街角的便利店边站了半个小时还险些碰上小紫原。十分钟前开始猜测着你是不是先走了还是今天有车来接然后才在现在看见你走过来。

但真的好巧。

我碰巧因为对决泡汤而早放学,而你碰巧也提早了一个小时出来。

我碰巧坚持在这个路口等了半个小时,而你碰巧今天自己走回家。

我碰巧在这个天气里选择告白,而你碰巧在红转黄的信号灯前看见我。

你算得出这样的概率吗?

我当然算不出,但我知道这很少见很少见。可能又是那百分之零点几的概率。

因此我才能够如此确信。



16.

一起走吧。

好。

因想象中的回答实现而雀跃不已,于是在走过横道线的一瞬间有些冲动地拉住赤司的手。

略微一僵,意料外的没有反抗。

信号灯在身后由黄色又闪回红色。

他侧过脸,但阳光刺目于是他无法看见赤司真正的表情。

他只看见这个正被他拉着手的少年在阳光魔法下更加夺去他心神的身影,绛红发色被他的金黄染成浅橙色。

自己的发色应该也是这个颜色吧。

找到了某种共同点,他低着头努力遮掩微笑。



17.

被拽住手的一瞬间,赤司不可避免地一僵。脸上的温度一下子腾上来,心跳的次数似乎超过了每分钟100下。

我果然还是。

桃井说,能够记得与某个人的所有事情,那个人接近时语言行动都变得不像自己,感觉是肾上腺素分泌过多。那就是喜欢啊。

就像哲君对我说话时我糟糕的表现我现在都记得。

他当时呵了一声,不置可否。

女生因自己的恋爱观遭到玩笑而说出了 等到赤司君有这样一个人时就有感觉了啦 。

真的。不论是哪条都完全符合的样子。

我果然还是。

喜欢他吧。



18.

黄濑不知道桃井的理论如同公式般在他身上同样适用。

就比如,他上次接到赤司传球因为太过高兴而被对手抢断,前不久露天打球被赤司抓到室内说教却还欠揍地希望对方多说一会儿,上学期用同样的红笔在物理练习本上写了一页的小赤司。

就比如,他现在象被阳光晒到发烫的脸以及他不知道却恰好与对方合拍的心跳。

就比如,他没有用桃井的恋爱公式就得知自己对于小赤司的感情,却试图用数学或物理理论来证明它。



19.

如果是万有引力让我喜欢上你。

他骤然停住脚步。转身。被他牵着走的男生也毫不意外地停下来。

如果是牛顿第一定律让我们一直维持目前的状态。

他努力正视对方的眼睛,发现现在的赤色比他以往见到的都要夺目。

如果是那个红色的圆让我在原地绕了一圈又一圈。

深吸一口气,再次确认那百分之零点几的概率。

如果,你能有那么一点相信我们之间的平衡力。



他之前就想过要像那个女孩子一样能够大声说出心情。

感情快要满溢出来,他如他所做过的许多物理题般再次无法算出它的重量。



20.

有什么呼之欲出。


——————————
这真是我初二→初三那年暑假写的
到现在三年多了都【暴露年龄系列
现在和它的行文方式大不相同了吧
但我真觉得这篇好纯啊 纯死我了
黑子大助攻 阿大大助攻


评论

热度(44)

  1. 牛肉汤配鸡蛋面チィゥ シュ ジン 转载了此文字
  2. チィゥ シュ ジン凯风 转载了此文字
    寫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