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汤配鸡蛋面

【云纲】触及

夏雨吹荷:

*开学前的脑洞。
*本文云纲,短篇,大概分两次更完。
*剧情比较老套,作者文笔有限,bug会有,ooc不可避免,欢迎来捉虫。如有戳雷电请点击右上角。
*懒癌晚期+快开学还没有做完作业的学生党,更文速度极慢,应该不会坑。
*我的目标是尽可能给和27的每个cp都来一个短篇。
*下面放文。


01.
沢田纲吉和云雀恭弥是一对情侣。
每每想到这里,沢田纲吉其实心里有不太明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然后逐渐喜欢上对方的?他其实心里完全没有底。
当然,究竟是花了多大的勇气才敢站在对方面前表白的?
恐怕自己也不清楚吧。
只记得那是云雀恭弥18岁生日的前一个晚上,一向讨厌群聚的云雀恭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沢田纲吉提出的开生日会的建议。本来想利用生日会告白的某人顿时感觉希望落空。
大晚上的一个人没事干却要单独去找云雀前辈告白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在一番挣扎后,最终,沢田纲吉抱着必死的信念,在云雀恭弥生日的那天晚上找到了对方。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说出了那句不知排练了多少次的话。
“云雀前辈,我……我喜欢你!”
说完之后,他就开始有些反悔了。
云雀恭弥愣在了原地。
听着突如其来的告白,云雀恭弥大脑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没有恶心的感觉,更多的是震惊。
“那个……我……额……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恶心啊……那个……”
一直以为云雀恭弥听了后会立刻恼羞成怒,一边说着咬杀,一边拿起拐子朝自己打过来。对方反常的样子,看的沢田纲吉禁不住有些后怕。
果真不出所料,短暂的停顿后,云雀恭弥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双手握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拐子,径直朝着沢田纲吉走过去。他似乎并不急着要打人,而是一路把沢田纲吉逼到了墙脚。
“碰”的一声,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云雀恭弥的一只拐子打在了沢田纲吉脸旁边,云雀恭弥仗着两人之间的身高差,把他紧紧的压在墙上。
“就只有这些吗?原来你的态度这么随意啊,小动物。”云雀恭弥看着沢田纲吉瑟瑟发抖的肩膀,不禁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
“不是的,那个,前辈你听我解释……”沢田纲吉还没有说完,云雀恭弥的脸就向他靠了过去。
心跳不断上升,云雀恭弥最后停在了他的耳朵边。
那是他最敏感的部位之一。
“我要当上面的那个。”
低沉而磁性的声音,带着无可抗拒的霸道。温热的呼吸不断扑在耳朵上,敏感的耳垂渐渐染上了一层不正常的红。
沢田纲吉感觉受到了比云雀恭弥更大的冲击。
就在不经意间,云雀恭弥的另一只手轻抚上他的脸颊,那双修长而骨骼分明的手带着微凉的温度。
他覆上了沢田纲吉的唇。
没有热烈的深吻,彼此的气息浅浅地喷在对方脸上,仿佛带着灼烧一般的热。
良久,云雀恭弥松开了沢田纲吉。
明明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却还是像做梦一般,真实而又虚幻。
回过神来,沢田纲吉下意识捂住了嘴,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潮红色。
“明明是我先表白的,结果让云雀前辈占了上风。真是……太犯规了……”
真像一只炸毛的小兔子。
云雀恭弥心情格外愉悦。
“有什么问题吗,小动物?”
“哦不,应该是沢田纲吉。”
他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02.
那次告白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开始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云雀恭弥开始在众人面前直呼沢田纲吉的名字;对于云雀恭弥的称呼,沢田纲吉也从毕恭毕敬的“云雀学长”变成了亲昵的“恭弥”。后来在众人的逼问下,他们就干脆承认彼此的关系。
相对的,沢田纲吉受到了里包恩“人生大事不和为师商量还擅自做出决定”为理由的一枪死气弹的洗礼。
而他的岚守表示内心波澜不惊,只是有一点想要炸了云雀恭弥而已。
明明作为左右手的我都还没有被十代目直呼过名字凭什么云雀恭弥就能获得如此殊荣还顺带把十代目拐跑了这不公平好吗人生真是生无可恋。
众人不同程度的反应,让云雀恭弥心里一阵暗爽,不过,他 也只是冷哼了一声,然后拉着不知所措的沢田纲吉离开了,他可不想多群聚一秒钟。
不知不觉间,已经在一起七年了。
“啊……真是怀念呢,都七年了。”褪去了青涩的面孔,沢田纲吉躺在云雀恭弥怀里,忍不住感叹。
“呐,恭弥,你相不相信他们说的'七年之痒'?”他抬起头看着云雀恭弥,似乎很期待对方的回答。
“怎么,你相信这种无聊的东西?”云雀恭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语气中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谁说我相信了,我们可是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人生还长,七年算什么?”
过于认真的语气让云雀恭弥心跳差点漏了一拍,然后,他伸出手把对方圈在怀里,“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食言。”嘴角是一丝自己不易察觉的弧度。
“怎么可能呢,嘿嘿。”沢田纲吉一直都没有跟云雀恭弥说过他很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少年时期有些过长的碎发被剪短了一些,看起来精神了很多,一双深邃的凤眼配上英俊的容貌,活脱脱一个东方古典美男子。
“恭弥,那个……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真是辛苦你了,还委屈你呆在意大利,抱歉……”
最近,某个跟彭格列差不多时期建立的黑手党家族三番五次挑衅彭格列,还派人偷袭彭格列总部,甚至还波及到了同盟家族。为此,彭格列高层干部花了很大的心思来应付这件事。
“反正都是一群浮游生物,完全没有咬杀的价值。”云雀恭弥想到这里,心中就是失望和烦躁。
“我想……不久之后对方就会下战书了吧,那时候,我们不得不去迎战了。”气氛顿时冷落了下来,“我不想去杀人,但这次恐怕又要……”沢田纲吉说着,声音逐渐弱了下去,“我想,我恐怕迟早会遭到报应的吧。”
“别想太多了,沢田纲吉,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云雀恭弥沉声对他说,“不过,我是不会和你们一起作战的。”
“噗,我知道了。”突然,沢田纲吉笑出了声。
“不过,还是谢谢你……恭弥……”沢田纲吉莞尔一笑,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
云雀恭弥没有再说话,他拉住沢田纲吉的手,轻轻吻着他的手心。
沢田纲吉浑身顿时像是触电了一般,他想把手收回来,却反被压在了身下。
随着爱人的律动,彼此渐渐攀上了快感的巅峰。
昏迷前,沢田纲吉一直紧紧抓着云雀恭弥的手不放开,他蜷缩成一团,窝在云雀恭弥怀里。那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云雀恭弥把一切看在眼里,他用力地抱紧了他。


03.
“今天又收到了一封宣战书,和前两封的内容一模一样,以及本部最近总是被遭到袭……综上所述,敌方家族恐怕不久后要动真格毁了彭格列。”
会议室里,狱寺隼人正汇报着情况。几年过去了,他的外貌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只是那份当年的冲动轻狂被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成熟给替代,很难想象他是当年那个随口不离“十代目”,动不动就掏出炸弹的狱寺隼人。
里包恩拉低帽檐,看了一眼自家首领。
多年的相处让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学生恐怕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他静静地等待着回复。
一阵沉默之后,沢田纲吉冷声下了结论。
“迎战。”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冲动的人被它逐渐磨平了骨子的狂妄;幼稚的人终究会脱胎换骨变得成熟;当然,性情温和的人也许会被迫披上冷血残忍的外套。伴随着一声惨叫,最后一个敌人也应声倒地。沢田纲吉弯下腰,喘着粗气,汗水浸湿了他的脊背。耀眼的太空火焰还在炽热的燃烧着,背后的一片废墟残垣似乎也被染上了温暖的色彩。
沢田纲吉的心中却是一片冰冷。
以前的他曾经发誓要毁灭了彭格列,可事到如今他才明白过来,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可以轻易改变的,甚至还可能被卷入这波洪流中。
他是最强的黑手党彭格列的首领,他所背负的罪孽从来没有减轻过。
他不喜欢杀生,也不愿意杀生。可在这弱肉强食的黑手党世界,他不得不拿起武器去战斗。
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鼻腔,恶心的感觉不断扰乱着神经。他拖着沉重的身子,迈开步伐准备和狱寺隼人一起与大部队汇合。
“彭格列……去死吧!”
突然间,最后倒下的人用尽最后一口力气,朝着沢田纲吉发射出一枪子弹。
“十代目!”离沢田纲吉最近的狱寺隼人最先反应过来,立即启动了系统C.A.I,巨大的屏障罩在沢田纲吉身前,挡住了那颗包裹着火焰的子弹。出人意料的是,子弹像是无视了那层防御,径直穿过,朝着沢田纲吉胸口的位置飞去,距离极近。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沢田纲吉先是下意识的愣住,很快反应过来后,他想往旁边躲开,可子弹却早一步从他心脏的位置穿过。
“十代目!”
鲜红的血液从胸口喷涌而出,痛感顿时卷袭了全身。沢田纲吉倒在血泊里,雪白的西装衬衫被鲜血浸透,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耳边是狱寺隼人正在联系总部的声音,似乎还通知了晴守来救援。昏厥涌上头来,他身体一片冰凉。
这就是……我的报应吗……
四周的景色开始扭曲,意识变得更加模糊。
神啊,能否让我这充满罪恶的人生结束之前,再见恭弥一眼呢……对不起呢,恭弥,我恐怕要食言了……
沢田纲吉想着,一丝泪水顺着眼角滑轮,他闭上双眼,陷入了昏迷。


04.
浓重的消毒水味弥漫在四周,急救室的红灯彻夜亮着,气氛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
众人守在门口,却没有人愿意来打破诡谲的沉默。
狱寺隼人低着头,眼角似乎还有一些红,狠狠的咬着牙,却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山本武收敛起了一如既往的笑声,就连讨厌黑手党的六道骸,此刻也默不作声。里包恩双手环抱在胸前,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云雀恭弥站在离人群较远的地方,一直默默注视着那一抹鲜亮的红光。
一抹色彩冲淡了天边的黑暗,红灯暗了下去,急救室的门缓缓开了,夏马尔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隐隐约约还带着血腥味。他扯下一直蒙在嘴上的口罩,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彭格列十代目突如其来的遭遇也让他猝不及防,连续几日的急救才把对方一次又一次地从死亡的边缘线拉了回来,现在他也筋疲力尽了。
众人立刻涌了上去,“十代目他怎么样了?”狱寺隼人双手撑在夏马尔的肩上,急切的想知道此刻的情况。
“狱寺,你先冷静下来,彭格列的命保住了。”夏马尔揉了揉眼睛,有些力不从心。
“太好了……”狱寺隼人不甘心地一拳打在墙上,“都怪我没有保护好十代目……”
众人松了一口气,陆续走进病房里看望首领。只有云雀恭弥始终站在远远的地方,等到所有人都从病房里离开后,才起身走进了病房。
沢田纲吉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身上插满了许多管子,他眉头紧皱着,微弱的呼吸扑在氧气罩上。
云雀恭弥在床边坐下来,轻轻拉住对方的手。
冰冷得可怕。
这份冰冷究竟是来自对方的手,还是自己的内心?
眼睛被黑色的碎发遮住,看不见那一双深沉眸子里流转的色彩。
等他到达彭格列总部的时候,正好传来了彭格列十代目遇害的消息。那一瞬间,他心里闪过一丝后悔,那是他未曾体会的滋味。就连当初放弃了一直向往着的自由,选择成为他的云守,都未曾有过那种滋味。
这就是你所说的报应吗……
加大了握着手的力度,他突然很害怕失去眼前的人。
你一定会醒过来的对吧?
沢田纲吉。
TBC

评论

热度(15)

  1. 牛肉汤配鸡蛋面夏雨吹荷 转载了此文字